当前位置:上海合同纠纷律师 >> 合同终止 >> 正文
法定抵销的效力
admin上海合同律师网2011-04-18

  法定抵销,是由法律规定其构成要件,符合其要件时,可依当事人一方的意思表示而发生的抵销;具体是指在二人互负债务而其给付种类相同的场合,可以以一方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,按对等数额,使其相互消灭的意思表示。我国合同法第九十九条作了规定。其中,依单方意思表示即可发生抵销效果的权利称抵销权,属形成权的一种。抵销人的债权,称为主动债权(又称自动债权、能动债权或抵销债权);被抵销人的债权称为被动债权(又称受动债权)。抵销制度以简便与公平为目的,在现代金融交易上,更能体现出担保的功能;在债权人代位权场合,如果均属于金钱债权,行使代位权的债权人借助于抵销,更能实现事实上的优先受偿效果(参见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<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>若干问题的解释(一)》第二十条)。合同法虽规定了法定抵销,但关于抵销的效力,较为简略,仅依第九十一条的规定,债务相互抵销,可发生合同权利义务终止的效果。合意抵销的效力,可以由当事人在抵销合同中约定;法定抵销的效力,除了债务消灭外,还有一些重要问题,需要特别提出来分析探讨。

  一、互负的债务按照抵销数额而消灭

  抵销后,当事人双方的债务在相同数额范围内归于消灭。双方债权数额不等时,数额多的债权仅留其余额。被抵销人有数个适于抵销的被动债权时,如不足以消灭全部主动债权,则按照清偿抵充的相关规则决定被抵销的债权,称为抵销的抵充(详见下文论述)。对于全部消灭的债权,债务人有权请求返还债权凭证;对于部分消灭的债权,债务人有权请求变更债权凭证。

  二、抵销的溯及效力

  债的关系溯及抵销权发生时消灭,称抵销的溯及效力,为许多立法例肯定。(比如荷兰民法典第6编第1章第129条第1款规定:“抵销之效力溯及抵销权产生之时。”另外,日本民法典第560条第2项,台湾民法第335条第1项也作了相同的规定。)我国合同法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这一效力,在解释上亦应作相同解释。从法理上说,抵销为法律行为,法律行为的效力,原本不溯及既往。但鉴于当事人以为随时可以抵销,因而往往怠于抵销的情形,也在所难免,若其抵销的意思表示仅向将来发生效力,容易发生不公平的结果。此种不公平,在两债权的迟延损害赔偿金的比率不同的场合,尤为突出。另外,一旦产生了抵销权,即使没有作出抵销的意思表示,由于当事人对于抵销已经发生了期待,对于这种期待则是应当予以保护的。


相关阅读
阅读: [标签:法定抵销的效力 ]
最 新 文 章
本 站 推 荐
热 门 文 章